你支持刷脸支付吗:舆论正面看好占43%,以20-39岁的青年群体为主

111.jpg

“刷脸支付”无疑是2019年最受关注的支付方式之一,围绕其展开的话题不断,一方面人脸识别技术与支付产品和服务的融合应用带来全新支付体验,另一方面用户对于人脸支付方式背后技术的成熟型、安全性又产生深深的怀疑。

刷脸支付目前主要有两种业务模式,一是以商业银行、支付宝和财付通为代表的封闭应用模式;二是以银联“云闪付”为代表的联网通用模式。支付宝、微信分别推出刷脸支付设备“蜻蜓”和“青蛙”,云闪付也推出“刷脸付”,刷脸支付用户呈高速增长状态,2019年被一些媒体和用户誉为刷脸支付元年。

作为一种新的支付方式,舆论褒贬不一。商家及平台方鼓励和引导用户使用刷脸支付,而在这背后,是用户对技术本身的担忧。我们一起来看看刷脸技术身处的舆论环境。

1、舆论营造的“刷脸支付元年”

11月21日,艾媒咨询发布《2019年中国刷脸支付技术应用社会价值专题研究报告》显示, 2019年成为刷脸支付的“元年”,刷脸支付用户有望增至1.18亿人,到了2022年将突破7.6亿人,届时将取代扫码支付成为主要支付方式。这一观点经媒体广泛传播后被网民接收,刷脸支付作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在网民心中留下大势所趋的印象,使得不少网民增加了对刷脸支付的了解,加入使用者这一群体当中。

随着人脸识别技术的成熟及各支付平台对产品的技术优化和提升用户体验的注重,刷脸支付加速进入场景应用的步伐。在应用过程中,各方的用户体验成为外界关注的重点。对于商家而言,减少支付流程,提高收款效率,减少因长时间排队支付失去耐心而丧失的客源和销量;对于消费者而言,节约付款时间,降低手机担任支付中介的作用,摆脱因手机关机、卡机等带来的不便,提高支付服务体验。

@财经网 @新浪科技 @虎嗅APP 等金融科技类博主参与了相关话题“2019成为刷脸支付元年”的传播扩散,由于媒体具有的权威性和影响力,“2019成为刷脸支付元年”的印象逐渐在网民心中形成。

2222.jpg

在舆论的渲染和构建中,刷脸支付背后依托的技术已经步入成熟期,作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即将在生活场景广泛应用。

2、技术安全性是消费群体的集中诉求与关注点

刷脸支付方式在市场投入方面仍处于起始阶段,扫码支付和现金支付成为消费者两大常用支付方式。如何打破用户现有习惯,让他们接受并采用这种新型支付方式,建立起使用信心和信任,是刷脸支付在接下来的生活场景应用中要考虑的问题。

即使在媒体营造刷脸支付形势大好,是未来大势所趋的氛围下,消费者对于个人隐私安全和资金安全的顾虑仍是阻碍他们使用这一技术的直接原因。在网络上谈到刷脸支付,“安全”、“个人信息”、“隔空盗刷”等词仍是谈及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

3333.jpg

一方面由于刷脸方式作为一种新型支付方式,用户对其还处于一种陌生的阶段,这种陌生感让用户产生顾虑,这是任何一种新型技术在诞生初期都会经历的阶段。另一方面,大数据时代,信息泄露渠道繁多,刷脸支付涉及个人信息隐私和资金安全,对待这一问题,大家更加谨慎和小心。

这种顾虑和不信任直接体现在目前刷脸支付使用频率不高和用户群体数量不占优势上。根据@中国日报 11月份创建的话题投票可知,这一支付方式持支持态度的人仅占微弱优势。

4444.jpg

从网络情感方面看,对于刷脸支付,持正面看好的言论占多数达到43%,而持负面观点的言论数量也不少,达到37%。

5555.jpg

3、用户画像分析

根据下图可知,网上搜索“刷脸支付”的群体年龄分布以20-39岁的青年群体为主,这类群体易于接受新鲜事物,对于刷脸支付的好奇和关注远大于其他年龄层的群体。

6666.jpg

刷脸支付在后续市场广泛普及中要牢牢抓住这一年龄层的潜在客户的心理,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体验到用户支付的便捷性,从而对这一支付方式产生信任和依赖,建立起核心用户群体。

近期一则关于“美国一家名为Kneron的人工智能公司宣称使用3D面具突破了支付宝、微信的人脸识别系统,还骗过了国内某火车站的闸机,成功刷脸进站”的消息令不少消费者对人脸识别技术产生担忧,“不支持刷脸支付”的声音再次成为大多数人的观点,而后经专家和媒体辟谣,依靠制作3D头套攻击刷脸支付获利在现实环境中基本无法实现,这一结果暂时消除了不少用户的恐慌心理。

从这一起谣言传播、辟谣全过程可以发现,即使人体面部特征具有唯一性,但人们对人脸识别技术的精准性仍持怀疑和观望态度,一旦网络上关于这一技术或这一支付方式的负面新闻或谣言传播时,这种不信任态度会促使他们立即加入反对刷脸支付的舆论阵营。在当前应用过程中,如何消除用户的不安和不信任,是刷脸支付市场普及要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