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时节,这场疫情会把刷脸支付打趴吗?

image.png

     新年刚刚开始,一场波及全国的疫情让支付行业承压,首当其冲者是正在商用推广的刷脸支付……


过去的一年里,第三方支付行业在断直连、备付金集中交存、代收新政等严监管政策影响下,通道成本增加,账户和备付金管理权丧失,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令人始料未及的是,对2020年充满期待的支付从业者们在新年开局又遇上了肺炎疫情。

截至2月2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7205例,疑似病例21558例。这场全国性疫情对实体经济造成较为严重的打击,从而影响支付行业营业收入,其中刷脸支付受疫情影响尤甚,由于延期开业,很多商户基本上没法营业,谁也没曾想,刷脸支付交易断崖的原因竟是这场疫情。

刷脸支付遭打击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成为举国上下关注的焦点,可是抗击疫情期间,支付行业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刷脸支付更是遭到了沉重打击。


如今在疫情的特殊时期,为进一步做好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各市积极响应省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要求进入公共场合人员必须佩戴口罩。各大商超也迅速行动起来,许多市民必须要测体温、佩戴口罩才能入场购物。


在逛商超时可以发现,越来越多的商超应用了刷脸设备,这得益于刷脸支付技术的日益成熟。除此之外,刷脸支付还应用于特定支付场景,例如:景区、火车站或机场等。在支付时,直接对用户进行人脸识别,验证通过即可完成支付,全程无需使用手机。



但是当人们佩戴口罩后,将无法使用刷脸支付,刷脸设备也无法对用户正确的进行人脸识别,刷脸支付这种新兴交易方式瞬间失去了用户群体。

对于许多服务商来说,前期在铺设刷脸设备时,投入了巨大的人力财力,本以为刷脸支付的风口要来临,可万万没想到,这场疫情却打趴了刷脸支付的服务商,没有交易额意味着失去了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许多刷脸支付服务商面临的局面是:“人在家中坐,成本回不来”,有些服务商还是通过贷款等方式铺设的设备,现在不还款就会逾期。

一位刷脸支付服务商向「支付百科」透露,他们拥有数千台商户端的蜻蜓设备,自一月份疫情爆发以来,刷脸支付经历了断崖式下跌,最惨的是除夕至今没有一笔交易。而贷款采购的设备带来的压力让他寝食难安。

流水断崖、业务暂停


刷脸支付相比扫码、POS等支付方式,商户属性更强,所以商户侧如果遇到关店、营业困难等问题,便直接切断了刷脸支付交易流水。

某刷脸支付服务商对「支付百科」透露,刷脸支付设备受理场景多为服务行业,特别是依附餐饮和酒店等领域。受疫情影响,现在客流量较为集中的服务行业多属暂停营业状态,没营业也就意味着没有流水,作为市场交易管道的支付行业自然就出现断流状况。而刷脸支付是靠流水挣钱的,现在源头上交易没了,分润也就无从谈起。



同样,一位在兰州推广刷脸支付的代理商也面临交易流水中断的情况,考虑到疫情管控对实体商户的影响,以及用户佩戴口罩的心里防范机制,他们暂停了现阶段的刷脸支付业务。“我们现在都还没开工,仅靠稀稀拉拉的流水存活,倘若疫情长时间没被遏制,恐怕活下去都成问题。”

疫情给刷脸支付带来了致命一击,却又在一定程度上为POS业务开拓了市场。有刷脸支付代理商表示,刷脸支付流水没了,POS流水仍在,因为一些商户和个人有资金周转需求,这个时候POS业务就逆势崛起。即使有POS业务对冲风险,收入依然是杯水车薪。

支付作为实体经济运行的重要支撑,为保障实体,央行等五部委近日发文抗疫,加大电子支付服务保障力度。鼓励清算机构、银行业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对特定领域或区域特约商户实行支付服务手续费优惠。

而对于支付行业本身来说,其也面临诸多经营性压力。业内人士称,实体经济与支付机构是相辅相成、唇亡齿寒的关系,按理说监管应该给受理端的服务商代理商提供市场补贴和信贷支持。

疫情只是催化剂


刷脸支付作为一种新的支付方式,从正式商用至今才一年多时间。刷脸支付IoT属性决定了其是未来智慧零售、智慧餐饮等实体数字化改造的重要组成部分,刷脸支付成为主流支付方式之一是大趋势。


虽然刷脸支付功能属性优势明显,但目前推广成本仍是较大问题。刷脸支付的铺设成本涉及支付机构、服务商、商户三方,具体包含收银系统及兼容性改造、机具等成本,三方该如何分摊这些成本至今仍未明晰。所以说,当前疫情对刷脸支付现状来说,只是雪上加霜,刷脸支付大规模商用的核心问题仍未解决。

既然实际推广遇阻,为什么支付巨头还要布局刷脸支付?业内普遍认为,这等于在布局支付行业的未来。如果能够提前布局,无疑能够在未来的线下支付入口争夺大战中,抢得先机、占据优势。

以前用户支付时要打开App、点击二维码,扫码完成支付。现在刷脸支付只需要识别人脸和输入手机号,无需输入密码等,节省了许多收银时间。

相比二维码、NFC等移动支付手段,“刷脸支付”再一次省去了手机这个介质,从这项技术的价值来讲,它可以在某些特定的支付场景给消费者提供极大的便利,比如忘带手机等情况下。

对于刷脸支付的优势也显而易见,一台刷脸机器相当于1.5个收银柜台,一天相当于3个收银员,节约了商户的人力成本。

今年1月份,为规范刷脸支付应用创新,防范刷脸支付安全风险,保障会员单位合法权益,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近日发布《人脸识别线下支付行业自律公约(试行)》,并于1月20日正式实施。

公约第十五条明确提出,会员单位布放和接入的刷脸支付受理终端应遵循金融行业管理及自律有关规定,支持刷脸支付业务互联互通,避免一柜多机,维护市场良好秩序,促进产业可持续发展。

在疫情期间,刷脸支付受到一定影响,用户会更倾向于扫码支付等支付方式,但这当然只是暂时的。刷脸支付仍是不可逆的未来趋势,疫情结束后在政策的利好下,刷脸支付一旦实现互联互通,又将进入新的机遇时节。